圆领藏刀

吃粮小透明

【朝耀】Bird

龙船花根:

【警告】ooc!ooc!ooc!
1.本文是看鸟类迁徙纪录片加上联想一时脑热的产物,一个半小时速打,无逻辑,语句没有细改。
2.耀是半人半鸟设定,手臂即为翅膀,胯骨到大腿根以下十厘米有羽毛覆盖,其余和人类无异。
3.文中几乎没有感情戏,但明确是朝耀向。
4.口水话,碎碎念很多,全篇充满了作者无厘头的痴汉之心。
一切ok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这位不速之客是在深冬的一天早晨闯入柯克兰家的,当时亚瑟正在窗户边泡咖啡,慢慢萦绕而上的白色雾气遮住了亚瑟的视线,他正想浅尝一口微苦的咖啡,而下一刻他身旁的窗户突然被大力冲开来,打断了他的动作,并且窗扇差一点儿就打到了他的鼻子。

   一些细细碎碎的冰雪被洒到了亚瑟的脸颊上、头发上、衣服上,叫他措手不及。在亚瑟眯起眼睛的下一秒,一堆洁白的羽毛朝他冲过来,带着一点也不温柔的寒风扑了他一身。 

  手中的咖啡也被两根羽毛给毁了。

   但亚瑟没法生气,因为这并不是隔壁小孩子的恶作剧。

  当时他瞪大了眼睛,傻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,这景象对于他的视觉和心灵确实过于冲击了一点。 虽然,作为一名作家,丰富的想象力他从不缺少,脑子里的宇宙或许比物理学家的还要丰满奇妙,对于新奇事物的接受力度总是比常人更大。面对一些未知的事物,他总能用一些浪漫的想法来解释。 

  但在这一刻,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并且在不断喃喃着、回响着一句话:“上帝啊。” 

  朋友们,我们都知道,人们见到美丽事物的一瞬间,那种冲击心灵的震撼会让他们脑子里赞美的词汇变得匮乏。

  而亚瑟·柯克兰在那个清晨,见到那位长满了羽毛的少年时,心内对自己的痴傻一般的无言感到无措而恼怒。

  那是一种美丽,而且充满令人充满震撼感的生物。 

  亚瑟曾经试着用文字在纸上描写这位少年的外貌,比如他漆黑如夜空的黑色长发,点点白雪沾在上面,仿佛刚刚诞生的明星。

  又比如他手臂上长满的白色羽毛,那是一对翅膀,羽尾的黑一点一点聚拢起来,像是亚瑟曾在网络图片上见到过的用中国毛笔随意抹过去的墨迹。

  他赤excited裸干净的皮肤显得洁白如雪,或许是因为寒冷让它们变得苍白,而皮肤下流动的血管又让他的透出一点生机满满的红来。 

“请问我可以在你这里过冬吗?”这位不速之客扬起嗓子,用着颇为欢快的声音朝亚瑟说道,像极了枯树林里鸟儿唱歌时的调子。 

  “当然。” 亚瑟答应了他,为什么不呢?这是多么美丽的生物啊,他想,美丽到让人完全不会去怀疑他的来历。 

  于是亚瑟退后一步,一边走向温暖的壁炉,一边朝还挤在窗户里的鸟人喊道。 “过来吧,这里很温暖,我想你会喜欢?” 

  亚瑟猜对了,鸟人确实喜欢温暖,他在户外已经冻了太久了,以至于他迫不及待地冲到了壁炉旁,差点被燃烧的火焰点着他美丽的羽毛。这让亚瑟差点没惊呼出声。 

  “我喜欢这里。”这位鸟人转过头对亚瑟说道,他的脸颊边缘长着一些细小的白色羽毛,冻得通红的脸颊和鼻子让他看起来淳朴得可爱。

  于是这位鸟人在柯克兰家住了下来,在这个寒冷又无趣的冬天里,他就像一朵突兀地开着的花朵,给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增添了不少乐趣。

   亚瑟把这位神奇而美丽的生物叫做“耀”,因为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在他通体苍白、略显的单调的身体上显得十分突出,那里面带着火光跃动般的温暖。

  耀后来告诉亚瑟,等春天来的时候,他的羽毛也会逐渐变成红色,会让他看起来像一团火焰。 

  看来“耀”这个字再合适不过了。 亚瑟想。

  亚瑟给耀提供了充足的水果和温暖的“巢穴”,让他安稳地度过这个冬天,好在春天时有力气飞回家乡。

  可耀并不是一位安分守己的鸟人,他喜欢跑出去玩,尤其喜欢到亚瑟房子后面的枯树林里玩,他飞到树上,足尖轻盈地站在干枯易脆的树枝上,和他的鸟儿朋友们一起啼叫起来。 

  那应该是在唱歌。

  亚瑟听不懂他在唱什么,耀的声音不像鸟叫,更像是人类的歌声,却又有鸟的婉转和尖细在里面,是很好听的,仿佛像雪不断堆积在树枝上,直到某一日它无法承受更多的雪花时而发出的清脆的断裂响声。 

  “有一只鸟送了我好多果子。”

  有一回,耀回来后对亚瑟如此说道,同时他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来:“那很好吃,我想带回来给你的。可惜只有一点,我分给其他动物后就没有了。” 

  “没事的。”亚瑟对他说,他并不怎么在乎这些,当时他正忙着处理他即将出版的小说,忙得几乎一天一夜没有睡觉,对于王耀的话只是敷衍而冷淡地回应了一句。 

  而耀第二天便给他带来了那些果子,用枯萎的树叶包着,红红的小果藏在里面,还带着一点昨天夜里新下的雪。

  “都给你。”他亲切的朋友——耀,把巴掌大的枯叶从翅膀上滑进他手里,露出一个弧度可爱的笑容。 

“你的朋友送给你的?”

“不,”耀摇摇头,“我去摘的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这是朋友的礼物。” 

  亚瑟愣了愣,他盯着手里的小果子,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陌生而又熟悉的振动在他的胸腔里重生,一种久违的愉悦感传遍了他的全身。 

  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笑什么,或许是因为他和一位神奇美丽的生物建立了友谊关系而感到开心。

  “谢谢。”亚瑟说道,他一边把沾着雪花的小果子塞进嘴里,让那些酸甜果汁流进他突然饥饿得过分的胃,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耀,肚子里不停地嘀咕着,却不知该用什么词汇说出来来赞美他才好。

  或许我是个失败的小说家。亚瑟想。

有一回耀从外面捡回了两枚鸟蛋。

  他把它们放在头上,藏在了自己的头发里。

“它们没有妈妈了。”耀对他说,“我想把他们孵出来。”

“在哪里孵?在你的脑袋上?”亚瑟忍俊不禁。 

  耀用翅膀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脑袋,说道:“这里很温暖,而且够安全。”

“它们一出生会把你认成妈妈的。”亚瑟说。

“没关系,我喜欢这两颗蛋。” 王耀垂下头,想把头发里藏着的鸟蛋给亚瑟看,而亚瑟却只注意到他微微颤动的睫毛和鼻子上一点淡淡的斑。

“我让它们住在亚瑟家,明年我又回来看它们,好么?”耀轻声提出请求。

  亚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他没有理由不答应。

天气慢慢回暖的时候耀不出门了,他躲在“巢穴”里,亚瑟去看他的时候,只看到一堆脱落下来的白色羽毛掩盖住了他的身形。 

“你还好么?”亚瑟有些担心地问。 

  耀从羽毛里钻出头来,琥珀色的眼睛带着几分慵懒:“我很好,亚瑟,我在换毛,很快我又可以飞回家乡了。” 

  他伸出手臂给亚瑟看,脱落了白色羽毛的手臂开始上开始长出新的细小的羽毛,带着点金红色。

亚瑟突然有些不舍起来,他想留下他这位难得的朋友,他已经适应了咖啡杯里经常跑进羽毛的生活,如果没有那么两根可爱的羽毛,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 

  但他是不会去留住他耀,就算他想也不行。

  这位犹如精灵一般的生物应当活在自由自在的大自然里,亚瑟想,他坐在书桌让,手里握着钢笔,心思却不在桌面上的文稿上。他想着耀会在春天时在沾着露珠草丛树林间打闹,夏天则躲在树荫下浅尝凉爽的溪水……

  而在冬天,耀会再次飞回这里。他会从入冬开始每一天都打开窗户迎接耀的到来。 

  离别的时刻来的很快,换了一身金红色羽毛的耀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推开窗户,他的皮肤带着浅浅的小麦色,透着鲜活的生命力。亚瑟坐在窗户旁边的桌子旁看着他,当一根羽毛掉进他的咖啡杯里时,他笑了。 

  “回见,耀。”他说道,并轻抚两下站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褐色小鸟的脑袋,这使它们发出像是撒娇一般的细细叫声。 

“回见。”耀回过头对他微笑,他的脸颊轮廓褪去了冬天时的柔和和稚嫩,显得更加硬朗起来。

  他从窗沿上跳出去,张开翅膀,往远处的天空飞去。 

  亚瑟盯着他的背影——这个可爱,美丽的背影,然后他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,又立马挑起嘴角笑起来。

“那么——让我们一起等待下一个冬天吧。”

   他对停靠在自己肩膀的两只雏鸟说道。

——END—— 

谁知道我写了什么鬼,我只知道,那些鸟真是太好看了!!!而我脑内的耀也好看极了,可惜我画画很烂,不然我真的特别想画出来给大家看,我贫瘠的文字无法描绘出一些想表达的东西,真是惭愧。
大半夜的本来看完比赛就睡觉,可是又忍不住鸡血地去翻了一些鸟类的照片,整个人兴奋得不行。
这篇本来不打算发上来的,可是我只要一想到脑子里的鸟人耀,我就激动得不行……(躺)

朋友们,虽然我写的差,但我想得美啊!(脸呢)

错字语句不通什么的明天再改(懒)

顺便——七夕快乐~!